Archive for the "Note" Category

19.May.2015 《念念》。

看張艾嘉的《念念》,相比起總是眾人焦點的梁洛施和張孝全,我更喜歡柯宇綸一段。 綠島之於他,是一輩子的鄉愁,也是畢生不可解的疑問所在。童年時母親毅然帶妹妹離家出走,留下自己在島上,他心裡自此多了一道如謎的懸念。即使只需撥一通電話,他亦沒有決心尋找兩人的去向:「妳是不是偏心女兒?」 這隱隱放在心上的糾結,是多年以後一場疑幻似真的夢裡,以陌生人身份向母親提問,始得以安心。

17.May.2015 全力扣殺。

大概因為《打擂台》在前, 創作公式接近的《全力扣殺》,我感覺不大。據說,林敏聰是多數觀眾的焦點,因為無厘頭到極致,因為他的角色由谷底重新振作,勵志有餘。對白當然有趣,大抵無人會質疑那份喜感。只後來搞笑場面多了,就看得累了。 吸引我注意力的,並不在於林敏聰,那個由頽廢的醉酒佬回復從前無可攻破的人肉圍牆國家代表隊高手,而是何超儀的面容。倒是頭一回細看何超儀的樣子,輪廓五官都狠,眼神銳利,非常好看,非常吳久秀。樣貌之事,固然是天生的,但絕大因素,該是努力得來的演技。 後來我想,香港女演員當中,許多都有堅定而倔強的神情,不難找。但用盡力氣揮動球拍向對方扣殺,誓要使對方無法還擊,要狠勁的,霸氣的,應該像她那樣的。

02.Oct.2014

“None of us know how to help you.” “Please stop reminding me that something’s wrong.” – 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

  • 【晃蕩有時 2017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  所以學會了,盡量叫自己什麼都無所謂,才有足夠的力量抵得住,往後種種會發生的、意想不到的、內心感難過的事。而這些事,只有自己的內心,最清楚。

    ******
    大抵覺得並非兒戲,才感到艱難吧,猶如從離散中,獨力重新快樂起來一般艱難。我根本承受不了,但我無從跟你說明。我在不同的寫作場景給你不同的稱呼。無論我怎樣把你命名,其實沒有兩樣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 ﹠ Skype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