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"暗書。" Category

24.Apr.2016 微格(二): 本子。

Notting Hill Gate 有家別緻的書店,製造的本子也好,簡簡單單的毛邊。買來送給一個,跟我一樣,老是失眠的好朋友。睡不著沒關係,把故事統統記下,還給情節裡的主角,漸漸就能安穩睡去。

22.Apr.2016 境物(一):霧中。

L: 下班,去一趟公共圖書館。路不熟悉,港島東有電車,google 地圖顯示,坐九個站便到。心裡數著那九個站。 午後精神欠佳,即使連最尋常的聲音,都讓我焦慮不安。四周,撕透明膠紙的聲音,公務交談的聲音。盡量不皺眉,不因為難受而板著臉,怕看起來無禮傲慢,不好。來電不斷,直至有一通,我拿著聽筒,乾脆伏在案頭,用極大力氣仔細聽。是的,了解,我看看再回覆你,謝謝。 是的,了解,我看看再回覆你,謝謝。我在線上跟素草說,我們一天裡最好的光陰,本懷著踴動的心,平靜的情緒,那些最好的光陰,只能花在回話之上:是的,了解,我看看再回覆你啊。跟不同的人如此說。 我努力去了解那些瑣事,多於努力去了解自身。 素草講:想想,我們又很快見面了。別擔心,再聊。 L 你問我是否很重要。關於那書其實不,你問很渴望讀到嗎也不。但還是慶幸,有個不太扯的藉口,走一段不常走的路。小小的社區型圖書館,一冊絕版的散文竟在那。順著索書號,沒發現。再繞一圈,原來整組索書號,從大家慣常理解的次序邏輯,被抽了出來,放在一個獨立書櫃。直直排列的書架,只有它打橫。 素草講:反正,那是一本好散文呀。 室內都是讀報的老人,他們看著我,繞一圈,再繞一圈,期間不慎甩手,書包丟到地上,文件紙筆,手機鑰匙,藥瓶打開,一顆顆白色止痛藥散落一地。我老是頭痛。許多時一覺醒來就痛。 老人們看著我。而我不敢直視回望,覺得自己古怪。書借完,踏出門口,街燈映照出來的光線跟厚厚夜霧混在一起,L,我迷了路,好久才回到家,心裡還是隱隱數著,那九個電車站。

18.Apr.2016 微格(一):街頭。

剛剛在倫敦街頭拍的。字跟兩旁商店無關。在無關之間,有人寫了美好的塗鴉。「你」才重要,而「我」或「他人」都默默隱沒於後。 送給你。希望你一切安好。

31.Jan.2016 微物(三):聲音。

在網路上閒逛,無意中看到一段舊聞,有位居港的外籍人士因覺得這個城市太嘈吵,出門時,乾脆戴耳筒,阻隔多餘的聲音。 我苦笑了。我懂他意思。我正正作了同樣的事。幾經猶豫考慮,花了不少金額,買一個還不錯的降噪耳機,坐車時聽,走路時聽。減去旁人講手機、與我無關的、別人的八卦瑣事;又或擋住流動電視無空一物的廣告;交通工具重覆又重覆、不見得有建設性的廣播;還有那些拉著行李箱、老是互相推撞的旅客的喊叫。之類。 每回想到這個城市的聲音,都覺得不解。儼如,一街一道都沒法接受無聲所帶來的寂靜,彷彿只要有聲音,就安心,就自在了。像我這樣不幸的城市人,永遠活得如可有可無的局外者,享受不到半分熱鬧,而每一道頻率,每一個破音,卻有本事強勢地、快速地竄進耳窩裡,擠壓在內,不斷翻動,直至腦袋,感受到一下、一下的敲打。 頭痛欲裂。 耳機裝置裡有一把女聲提示:power on,device found,connected,volume max。仔細仔細,分辨出每種樂器的高低跌盪,聽得到唱者低迴的換氣呼吸。何其溫柔。 打開它,選播音樂,就是自己的世界。

04.Jan.2016 微物(二):捨棄。

這兩個月丟掉許多東西,從寫字樓到家居。 譬如寫字樓。亦因為從沒下過決心整理。搬過數次,沉甸甸的、裝雜物的箱子一直跟著,書本沒失過一冊。早陣子遭遇了些少波折,某個晚上,四周空盪盪只有自己,竟想執拾,找回舊雜誌,老文件,發黃剪報,尚未完成的小文原稿,之類。靜靜地翻箱倒櫃,兩小時後,輕巧多了。 又譬如家,把不要的、無法轉贈再用的物品丟掉。頃刻間,房子來了一陣清涼。 年輕一點的時候,某回失戀,撇清關係之後,翌日醒來,拿一個大的膠袋,把有關對方的物件,統統倒進去,拖到門外的垃圾房。多年以後我告訴 L 這事,他笑了,戲說我心硬如此。 我沒回應,只心下自語:曾經我亦著緊很多人與物,覺得一句短話,一封小信,一個手勢,一段回覆,都很在意,非常非常。日子一久,人與物,彷彿都用自己的方式,或明或暗地提示我:千萬別覺得我太重要。 也許他們/它們是對的。而我一度為這些,暗地裡傷心難過好久好久。 漸漸覺得,一個人原來,真的不需要太多東西。有沒有,再有沒有,都無所謂。若果真有無法割捨的事,那必然,只有我自己才懂得的事。沒人知道,並且珍貴。  

01.Jan.2016 微物(一):灰藍。

鬧鐘於清晨五點會響一次。是手機的裝置。有時候我設定響鬧聲為巴洛克音樂,後來覺得選段過於澎拜,好幾回近乎驚醒。有時候換上藝人清唱的流行曲,心情不好時之際嫌歌聲煩擾。有時候是鋼琴獨奏。我緩慢睜開眼睛。 此城彷彿再無冬日,唯獨天色尚算是四季的證明。清晨時分房間還黑,我等待日出漸起的灰藍。喜歡那種灰藍而那種灰藍,總是把我帶到不知處。窗外,你看不見雲,只有深邃無比的天空。如太陽藏於背後,準備昇起,並告訴你新一天來臨的概念。新一天,就是我最討厭的,所謂忙碌。 無論當天身邊有沒有熟睡的人,抑或只得貓,天依舊一樣灰藍。我老是在那個曖昧的時間醒來。依舊靜悄,亮起床頭小燈。行旅時,盡量不打擾同伴,小聲小聲翻開筆記,靜得,漆黑得,清楚聽見筆尖落在紙上的沙沙聲音。後來習慣了,即使獨自在家,也不吵鬧,小聲小聲的。忽然想起,兒時本來就如此早起。自行打開電視,粵語長片重播,老舊的畫面,每個演員的臉容都蒼白無色,有另一番風韻與神秘。 想像天空滿是吸血的蝙蝠。 「漸行漸遠」是我 2015 年的關鍵詞。年輕一點時,總習慣問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」,「為什麼從前我們那麼好,現在不好」。心感不安,哀傷,苦惱,可惜啊。年紀增長,唯一好處是,漸漸明白,有些事,一輩子都不會有答案。當事人、當事物,不會給你答案,世界不會,時間,更不會。 從前總是美好的。必然是美好的。我從沒忘記。而那些答案,此後,就讓它永遠藏在那片灰藍裡。

  • 【晃蕩有時 2017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  所以學會了,盡量叫自己什麼都無所謂,才有足夠的力量抵得住,往後種種會發生的、意想不到的、內心感難過的事。而這些事,只有自己的內心,最清楚。

    ******
    大抵覺得並非兒戲,才感到艱難吧,猶如從離散中,獨力重新快樂起來一般艱難。我根本承受不了,但我無從跟你說明。我在不同的寫作場景給你不同的稱呼。無論我怎樣把你命名,其實沒有兩樣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 ﹠ Skype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