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"Dec 2019"

28.Dec.2019 那麼漂亮的日落,還是想送給你。

19.Dec.2019 片段。

L: 死在自己喜歡的地方的前提是,先得努力生活。 老同學說,我們這一代嘛,是鬥長命的。我們這一代,到底有什麼特質呢。據說比較愁善。可是,愁善有罪嗎,即使真的忍受不了,跑去死亦無罪可言。又或者,相對於上一代來說,比較捱不到苦。最近我開始明白,人生是有低潮的,低潮是,總有一些時間,你是無法前進,那就是所謂「瓶頸」了,每個人大同小異,譬如嚴重脫稿,因為寫不出來。又譬如,不外乎在工作上被欺負一下、留難一下。低潮時,也許程度會大一點;好像事事有一雙眼睛盯著你,讓你永遠無法完成你本來駕輕就熟的事兒。而我啊,就把空間用來滋養自己。 L,鬥長命,或者非關歲月的長短,而是意志的強弱。L,如果,你跟我一樣,意志有點薄弱,也請你,好好滋養自己。 ********** 拿不定主意的事情,我會問去較親密的好朋友。問的方式,啥都不說,但請他或她先說聲「好」,他們多半都隨著我心意附和:好。 這樣聽到一聲好,我就去做了。而很大機會,他們最後都不知我做了什麼、想做什麼。L,絕大部分時候,你都不知道。 ********** 時間它從沒跟我商量過,頭也不回,自顧自走了。 人一世物一世。第一次有人跟我講這話,是很多很多年前。薪水比現在還少。首回出遠門,經過入場費有點貴的博物館,同行的長輩問我去不去。我毫不猶豫點頭。我也不願他付錢。他說:「對啦,人一世物一世。」這話我記住了。 L ,多年以後才明白,「人一世物一世」之於我,是因爲我喜歡的東西,很少很少。一旦喜歡,就應該去做。因為我一輩子可以喜歡的事,就只這麼多。所以,做了,準沒錯的。  

17.Dec.2019 靜默世界。

L: 機艙幾近沒有濕度。凌晨航班將要把我帶到我熟悉的城市。我向來是個,在飛行期間,也能入睡的、行旅或公幹的人。不見得睡得特別好,但總算可以小休一會。 可這次喉嚨乾涸得叫我格外難受。L,你大抵覺得不可思議,但在我們的城市,休長假彷彿是種罪,不會申請失敗,只是,周邊會聽到,或有心或無意的言語勒索和諷刺,一種「別人無法享有,而你,嘿,竟在指望」的玉石俱焚邏輯。好像那些休息日子,不是你應得的,不是你,每天早早起來擠車通勤、下班時太晚連外賣 app 都已暫停、辛勤打工換回來的。 算一算,實際上我也沒有多少年,能真正休完該享有的假期。本年不例外。這種罪我很少犯。只是一犯,罪名便在整個打工生涯牢牢掛上。 出發前,嚴重頭痛了好幾天,每次兩顆止痛藥的份量顯然不夠,心裡焦急地盤算著四個鐘頭的時間距離,可以服新一輪的藥。需要執拾辦公室物品,站在凌亂雜物面前,我痛得直接流下淚來。我說我真想自殺。不曉得從哪一天起,這裡再沒有我的事。有我無我,此後再沒關係。後來三番四次更改機票和酒店。乾脆拉長行程。因為有我無我,沒有關係。想起前輩前幾天跟我說的:有關係的,是你自己的人生,並非其他。他也許是對的。 L,於是我來這裡了。你說是好事。你說或許你也能去,可以一起訪些景點,可以一起隨便逛逛。清晨抵達,身體還不知累。白天去幾家書店,買點書。晚上終於疲倦了,隨便在酒店附近買個快餐,吃完,早早躺在床上。因為熟悉這個城市,不再害怕過於黑暗的房間,不再需要通宵開著電視。 L,唯一讓我不自在的是,不論清洗多少遍,手指還隱約留著,方才速食留下的、油膩的味道。 祝好。 M.Y. 2019.12.17/ 5:45 am    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