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.Aug.2010 斷夢人。

L:

後來,就習慣了晚上突然醒來的感覺。

相信中醫的朋友就曾提醒我,大概是身體有一點毛病,醒來的時份,能反映哪個部分不妥。血氣流到那裡,就不順暢,讓人醒了。我從不曉得身體如何跟自己磨合,反正驚醒時通常不太怕,看看時鐘,也看看手機有沒有未接號碼,蒙頭再睡。卻很記得有一回確是被噩夢弄醒的,滿身是汗水,內心發毛了。才凌晨四點,走到電腦前,線上只有身在英倫的B,心太慌了,就跟她說說話。雖是簡短網路文字,但我能想像她的爽快與毫不在乎,邊吃著微波爐速食意粉,邊按鍵說:喂,是否壓力太大呀妳?總是睡不穩喎,睇開 D 啦妳。

即使是半哄半罵,看罷,明白 B 還是關懷我的,想到這,心莫名其妙地安定下來。對了 L,B 就是一個那麼實際的女孩子。

因為醒過來,故記起讀過一冊小小的宗教書《隱修士的24小時》(台灣光啟文化,2010),以法國里居奇本篤會隱院的環境為基礎,解說隱修士那看似神秘的生活。篇章裡充滿教理就必然的了,如非教徒,撇開這些,還算好讀的。他們每天祈禱,工作(我們都知道多國隱修士有自己的產品如聖物,啤酒,糕餅,還有,嗯,我愛死的十字牌牛奶),生活規律又平靜,叫人嚮往。書中寫到「斷夢人」,有趣。天亮前隱修士們集合誦禱,時候到了,或彼此叫醒,或專責「斷夢人」一職的隱修士,喚醒其他同伴。

還有一章叫〈正午的魔鬼〉(會聯想到另外一書《正午惡魔》The noonday demon,對吧),都有趣,日後再談。

夢斷了,未及祈禱。反倒有本能反應,匆匆開電腦,在網路世界尋個可信的人,吊詭地以證自己於真實的黑暗中並非孤立無援。B 照例嘮叨,怕怕怕,怕什麼呀妳。想到她一副硬朗的、比我還粗聲粗氣的模樣,L,我便對著電腦屏幕,笑了,也心寬了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8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