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.Aug.2010 居。

L:

到附近便利店買飲料,女店員說,哎許久沒有看到妳哩。

聽起來以為一般寒喧。今天再去,又問:妳現在不吃杯麵了吧,那些沒營養啦。喔說得那麼仔細我肯定她認得我了。最近是多回去,那個我長大的社區。便利店阿姨我當然沒忘啊她都在同一地方打工好多年。如非特許經營的老闆娘,那她必定是個老臣子把小舖打理得妥妥貼貼。做傳媒時總是夜歸而那些日子永遠年輕體力消耗不盡 。明明到樓下了還捨不得返家,要進去喝杯咖啡,百無聊賴翻幾頁雜誌待天空漸亮明暗模糊。有時自己,有時和人。我沒印象你有沒有跟他碰過面,但,如她見過你,她該把L你記住了。

便利店阿姨生來高頭大馬,臉扁扁闊闊的其實開始有些年紀了仍留著小丸子髮型又帶點斑白,戴老花眼鏡瞇起雙目打收銀機。平日態度兇兇的大概是個工作本領偶而深宵要應付頑皮的孩子。某回我站在冰箱前發呆選冷飲,幾個少年衝進來二話不說,拿起微波爐旁邊的醬油亂擠亂潑,不出三五秒就逃跑了。便利店阿姨追出去怒氣沖沖破口大罵你班死仔我報警拉哂你地,跑不到兩步便折回,拿著毛巾洗洗擦擦,深深不忿開口閉口都是死仔。

有些惡人我戒備有些不。還在念書時和身邊的人興之所致說要到澳門遊兩天。勿勿忙忙到碼頭看到金毛紋身的在炒船票。其中一個趨前大叫喂我認得妳喎,大家常在 T 區出入,多少都幫襯一下啦。聽罷我諤了然心想相隔那麼遠都碰到「熟人」。是很久以前的事我不肯定金毛哥哥目前在哪,我只記起當時有點詭異又有點啼笑皆非彷彿連害怕都來不及了。

L,關於這個小區,我還有什麼可以挑剔呢。A 來,我在巴士站等候,接近黃昏唐樓家戶傳來燒飯的味道,方言說「隔灶頭香」我是懂的。街道幽幽反映著一種淡橘色,感覺像個攝影棚的場景。這裡真美。兩人去大排檔吃晚飯,要了一道炒勝瓜,鋪在上面的銀魚和蝦乾都是下鑊炸過的,可口極了。付款時,四處找收銀台,抬頭張望,就見自製的、帶點卡通化的指示牌,頭頭是道有模有樣仿了高價商店的佈置(我竟想起電影《每當變幻時》街市檔主們把富貴墟「現代化」那一幕)。朋友說在寒冬季節,這檔的羊腩煲賣得最火,得要先訂。我人懶,不曾嚐過。

櫃台坐著一個人,記得他是唱歌的,如今束著馬尾開舖,客似雲來,收錢後他順便講了一聲 thank you,親切有禮。報章引述他說對唱歌仍有信心,我怎能不相信。L,什麼轉型成功之類的故事或許早已聽厭。倒不如肚子餓時,想想他賣的小菜,更好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8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