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.Aug.2010 同行者。

L:

事件發生時我正在電腦前敲著鍵盤,沉默工作。

網路所有通訊工具響鬧不斷,友們說,可怕啊,美兒。不過去一場旅行,不過是玩樂而已。那地方還可以再去嗎。我說,喔,是啊?隨便附和。低頭,繼續拿著鉛筆在文件上圈圈點點。其後是看錯抑或其他,遇害的好像是韓國人。彷彿那麼遙遠與疏離。不,妳看,美兒,是港人。旅遊巴士被騎劫,很多人給打死了,據說他帶著冤屈與憤怒,他牢牢記住他失去了的東西。外電這麼寫,電視也有轉播了。

如此漫長、真實且驚心動魂的畫面。平凡又熟悉的臉孔在巴士窗簾掠過。我們定神看著這些。有人獲釋時,鏡頭拉長,一直走一直走,連自己都覺得走了好遠的路。若我在場,我不會敢停下來,儘管雙腿有多累,身體有多痛。深夜裡我們在各自的空間,心情壓根兒沒法平伏。討論的哭的感慨的咒罵的。

網上盡是怪責。我們不去怪責一個民族。那與民族無關,也和城市無關。不以國為界,以族為界。我城住著許多菲籍人民,散落於不同生活及工作層面。周日在教堂裡遇過菲籍傭工,我們曾經手拉手祈禱。不知怎的昨夜突然記起她們因為辛勞幹活而變得粗糙的掌心。我能想像她們也正為此哀傷。後來看到那國總統的臉,我倒是萬般痛心。真的需要那樣亳不在乎嗎。生命啊於他而言,真的那麼輕易嗎。那個表情觸痛了許多人的神經。他的國民呢。他的國民不該承受這些。

也盡量,不去怪責那支營救行動有疏漏的警隊。雖然我們非常、非常憤怒。元首和官員決策能力問題,政府機制問題,執行問題,遠比他們每個人的軟弱與不足嚴重。Facebook 裡有人快速更新,徹底地把每個場景解構,附圖表達,以無限個感歎號連同責罵之句把警察逐個批評:你們這班廢柴,哼!L,我很無奈。正因為我們覺得痛心。我很相信有許多事情,我們還不知道。包括那個被觸怒了的、本來很優秀的槍手。新聞圖片拍到他的屍首倒在巴士的破門之上。一個生命,以及其他遇害者,是這樣完結的。

同行者心疼親人,熱愛生命。他們曾經在生死存亡之間,深深凝望過,彼此充滿希望與關懷的眼睛。

今年的盂蘭,正正這天,添了好幾個善良亡魂。

2010.08.24 13.25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