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.Oct.2010

不知恁的想到維根斯坦那句 “What can be said at all can be said clearly; and whereof one cannot speak thereof one must be silent.”,大抵無關,但還是聯想起來。天吾的爸爸(姑且稱爸爸)就是說「不說明就不會懂的事,是怎麼說明都不會懂的事」。我是明白。

老人戰後做了三十年 NHK 收費員,是個忠誠又妥貼的員工,但與家裡孩子相處不好,年邁時昏迷住院。情節的另一端,有自稱收費員的人分別往青豆和深繪里的藏身地點拍門吵鬧,催促她們務必繳款。她們沒有開門。天吾在床邊跟老人說,你不再是收費員了,請別再這樣做了。即使你的意識到了喜歡的地方去,也不能得救。

讀到這裡覺得那番話很冷很冷。如果是真的呢如果那真是老人的意識往外走。我猜此時此刻他一定很傷心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