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.Apr.2011 夏日之至。

L :

晚飯後我就一直流汗。我說夏天來了,窗邊有微風。

我不算需要說很多的話,但也不可能完全靜默無言。白天戴著耳筒,樂章播放,桌上的紙張,電腦的字,堆積的文件,這樣孤獨。他們說我古怪,不好相處,我覺得還可以,只是有些故事沒有宣之於口。要是喚我,就在我眼前搖手,晃兩晃。有時覺得自己愈來愈像個聾的啞的。友們偶爾在線上,聊到有趣的,我暗自歡喜。愛我的人們,盡量用某種我能適應的語言跟我講話。有些不跟我講話了,不再愛我也說不定。相隔的路彷彿很遠。

我愈來愈像個聾的啞的。L,我連鼓勵你的話亦無法說出。舊時我都跟你說,不要緊,你有你的步調。管它們呢。譬如在你失去信心之時,恐懼之時。我舊時都這麼講。目前唯有沉默。而我心裡確實明白,你正在處於什麼樣的當下。但我就是,再說不出。

腰的疼痛就在左邊。肩膊的患,沒了。換來是腰。盡量帶著輕巧的包包行走,晚上做些伸展。身邊的人說,妳要找個醫生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