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Aug.2012 11 August, 2012.

後來,就不怎麼能夠集中精神。渡日如年。白天日常,整個空間包圍著一種冷漠、怪異的氣氛。有時受不了,就往別處去。

傷心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。那就是,你必須獨自面對,並在一個看似安然無恙的外在下獨自面對。

我覺得很孤獨。

******

忽然想到,原來已相識很久很久。也許對對方而言,微不足道,如果真有一點感傷,也很容易跨越,更可愛美好的東西尚在不遠處。但之於我,並不。若然我現在馬上死去,我人生的一半時間也是彼此相識的交集部分。可是彼此會久不久進入空白。有時長有時短。不體諒,不互相愛護。擱著事情,不交談,執著於自己執著的事情。即使,也許有一天,我們最終會忘記曾經發生過的、最壞的一切。但我想到,我們還能活多久。我們還能進入那種空白多少遍。

又譬如,我家貓兒牠今年七歲,或,四十九 ﹣ 如果換算我們人類的歲數。多麼輕易地就走到生命的一半。牠前半生最忙碌的事情不是吃和睡,而是與自己作好朋友。

******

我無法集中精神。請了一天假,蹺音樂課。我愈來愈相信,你是什麼本質,就會遇到什麼人 ﹣ 如果你人生中有最基本的運氣的話,總有些人彌補你的缺失,提醒你的不足,至少,能讓你重新專注起來,減少你內在不必要的躁動不安。我遇到的人總是好的,譬如我的音樂老師。很簡單,她少理我忙不忙,開不開心,情緒能不能支撐。她短訊,言明:妳要正常並規律地反覆練習和上課,如果妳還彈鋼琴的話。

******

獨自在三文治店吃午餐時他打電話來,說不如去看一場電影,散散心。聊著聊著。我總是讓店員加上很多橄欖,一個個黑色小圈。我從前不吃,就是某回,有個人看我把橄欖逐粒逐粒從一盤沙律中檢出來,他輕輕地笑了,說,從前都不吃,但後來吃下去,也不覺得怎樣討厭。此後,我一直記著並常常想念那人那種溫和的語氣。我們後來沒相見了但他彷彿永遠活在我腦海裡,彷彿,我往哪裡去都能想起他的容貌。橄欖其實也有種甘美的味道。不算壞。

******

我說,我哪裡都不想去。我躲在家裡重看一部又一部的 Eric Rohmer。我想忘記眼下的那種傷心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