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.Apr.2010 有一種暗,如同光那樣叫人安慰。

L:

幾天假期,匆匆過了。不曉得算不算「匆匆」。每天,可以看三至四部電影,每天如是,大抵也叫作「匆匆」了。電影真好,頓時感到,一次又一次的生命。如今我非常渴望還有假期,假期是實在的時間,時間讓我作自己愛作的事。

安哲羅普洛斯今天沒有來。導演生病了。但我還是準時進場,看他的《悲傷草原》,是希臘神話的靈魂加進歷史及政治框架的電影。從第一個鏡頭開始,已實在是無有可比的精準的空間處理。首次接觸安哲羅普洛斯是什麼時候呢。是十多年前了。《一生何求》。身邊有個人他跟我說,這會是很好看的電影。我相信了,其後也證實了。記起某特別版光碟給他的電影系列取名為「與孤獨同在」。把《悲傷草原》看下去,「孤獨」又彷彿不單單作為個人的事,而是那經過離散、流徒著的、渡河的一群,「尋覓」和「回家」的思念穿透了一輩子的生命。後來忽爾理解,在整部戲的冷調氛圍之間,一百六十多分鐘裡,帶紅的僅僅三幕,而每一幕的出現,茫然就隨之累積。

L,有一種黑暗與浸沒,是我無所懼怕的;也只有電影院那種獨有的黑暗與浸沒,讓我明白盡頭必不在此,永遠教我期待光的出現。

Comment Pages

There are 3 Comments to "有一種暗,如同光那樣叫人安慰。"

  • aa says:

    小影事有種不尋常的穿透力。
    渡河就是離散的路徑吧,只要涉水,就要冒險,回來或回不了。

  • 也是1999年開始看安哲羅普洛斯。給朋友拉進去看後不能自拔。

    eleni / helen的親人一個一個去了:母親、丈夫、兒子。兩次失子的嚎哭。那跟《尤利西斯的凝望》終了的嚎哭不同,後者是後輩對前輩一家遭慘殺的哀悼,而前者,是因為兒子。

    但也帶出證實要孤身前行後的心情。

  • 美兒 says:

    《流浪藝人》又是另一攝人之作。開場和結尾的一幕,就讓我想起《悲傷草原》的那種悲愴。

    需要一看再看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