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.Sep.2012 2012年9月8日。

2012年9月8日。晴。雨。

這兩個月幾乎沒有順利完成過約稿。除了一些輕巧的。愈積愈多,編輯們好意相問,我就只能答:是,是。

7 號晚《字花》徵詩或極短篇,送給香港正在進行的一場運動。我選了詩,我卻從沒發表過詩。如果我要寫一首詩。我還是想送給你。寫給你看。

 

據說,妳也哭了。/劉美兒
或許那不過是一段
很快給人遺忘的傳說

原來妳也哭了?
鎂光燈迫不及待測試妳的真誠與虛假
淚珠滴下來依舊鋒利

孩子無數
被割損了並流出沉色的液沒有紙的白沒有鉛筆的炭的味道
空氣中比劃寫字於漫長的夜裡
銘刻在施政者的腦袋的血管
反過來  揮動雙手
實行一場  由我們定義的
最好的教育
哪怕日後只是城市的吉光片羽
而漆黑是彼此早已約定的場域
不怕
不退

2012.09.07 香港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