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.Oct.2012 字。

2012年10月14日。星期天。晴。

L:

漢語跟英語,本來是我成長所需的語言。不計算它們在內,我就只正式學過德語。總覺得它親切甜美。

學也學得不好。但我還是想,以某一種清通的語言,進入他的世界。任何一個字,彼此都不缺,即使是每個音節,每道語法。漸漸不知怎的又念起拉丁語,或許充滿宗教的意味,遠去的古老,我總想到《懺悔錄》用這種語言寫成的。我感到,我在念一種迷人的咒語。

他偶而翻我的語文筆記,笑說,妳就是那麼喜歡字這種東西。就是字。我說我不知道。有時覺得寫字很困難。太難了。我甚至一度懷疑這根本是我不擅長的事。可它是我每天都會作的。我把一張張小咭紙放進書包內,每天寫一張。至少我必需跟自己好好對話。至少,L,我也想給你寫信。

小咭紙上充滿肢離破碎。我覺得我失了記憶。我常思疑寫的那個不是自己。我思疑是另一人。我完全辨認不出。

我剛寫完一篇稿子。發給編輯前,再讀幾遍,改改沙石,還是覺得不怎麼樣。嗯,明明,明明可以更好。這一句,那個字,明明可以更好。

但,想自己學會接受一個,久不久會「不怎麼樣」的人。就是,別著急。你知道如果還有一顆認真的心,早晚也會再好起來的。

M.Y.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