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.Oct.2012 幽幽。

2012年10月15日。星期一。晴。

L:

要冷靜對待每一件事,於我而言並不容易。從前較糟,後來又好一點。

譬如,久不久有知名的人的助手們聯繫,代言說,如何如何,需要怎樣怎樣。譬如今天。語氣重,也有點無理,傷及我的自尊。

較糟的從前,我會還以更鋒利的言辭。對我來說,不難。就是因為不難,言辭總是帶刺的。十分十分。

後來,覺得沒有必要。我知道我和那些人,不會有任何瓜葛。有的只是冷冰冰的行政操作。冷冰冰的行政操作,本來就不該有喜怒哀樂。

我在電話裡幽幽地講,他一直笑著說,對呢,總是如此,但不要緊,別上心。彷彿他比我更明白,生活之中必需與某些事情保持一道明確的距離,尤其像我,這種,被碰一碰神經都會很痛的人。

今天累了。但我睡不好。此刻凌晨三點半。起來給你寫好一封信。晚安。

M.Y.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