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.Mar.2013 影迷。

2013.03.30。周六。冷。

L:

曾以為會停止,因為實在太累了。後來每年還是買一大堆電影節的票,都不過是兩周,也難得,也怕有些,再遇不上了。

就是兩周完全浸沒在黑暗裡,聽說故事者的話。我選戲很簡單。稍後會上正場的,不選,只要加入一個可靠的臉書群組,戲迷會告訴你這些資料。再來,就是選德語系,又或宗教題材的,不曉得為什麼,看到它們,二話不說,無用猶豫。

譬如伊朗的 Mohsen Makhmalbaf。The Gardener 是個紀錄片,拍一班信奉巴哈伊教的人。我不特別愛,覺得尚有空間走進事情的核心,但鏡頭倒是捕捉了天地萬物的清新可喜。又譬如某天連續看了兩部黯然無奈的片子,還是跟宗教有關。Horses of God 裡的弟弟從小無法超越哥哥,直至參與自殺炸彈襲擊,爆發內在的勇氣,兩人一同灰飛煙滅。

而 Circles ,開首便聚焦在年輕軍人胸前的、有耶穌苦像的十字架。即使在拐彎處,電影每個角落,都能找到明確的、清晰的宗教語言。犧牲、補贖,奉獻,無私,愛德,寬恕,忘恨。我幾近可以想像彌撒中會有神職人員拿來作例子,儼然每一幕都可撫心自問,並低吟類似「要是你,你會如何」的抉擇性潛台詞。老生常談,然悄悄打動我的,倒不是感恩與渴望,而是那種壓抑沉默,以及無助。

年輕軍人和醫生好友,試圖阻止另一班大兵欺凌一個穆斯林小商販,結果他被活活打死,留下未婚妻和老父。多年以來,幾個人散落到不同的生活處,卻仍糾纏著沉重的因果。後來,其中一個大兵的兒子,為那老父打工,把教堂一塊一塊石頭搬運重建,結果受傷,本來冷漠的老父仍盡力救他。孤單生活的醫生朋友,某天接到一個交通意外的病人,原來是另一個大兵。眼前仇人正命危,他可以救他,可以不,而他讓他活下來了。未婚妻一直對軍人念念不忘,另嫁別人,卻遇極端暴力的男人,小商販不顧一切幫助她逃走,即使危及自己和妻女安全,他仍是堅定地跟妻子說:妳知道我為什麼這樣做的。

那男人到商販家,把他毒打一場後,竟然頽然痛哭起來,他碰到「終於失去」的痛處,哀傷足以蓋過憤怒。一切回歸平靜。深刻的是,血流滿面的商販撐起來,第一件事是打電話給年輕軍人的老父,沒透露半點,只閒話家常,如同在說:我能為他作的,都作了。

也許是故意。電影重覆拍攝醫生朋友獨自吃速食的畫面。我極愛這些。那年他眼睜睜目睹朋友被拳打腳踢致死,可能出於膽怯,也可能當時實際環境無法出手救援。如老父那樣講,被打死的年輕軍人,無論如何,兒子不會再回來了。只留下的親愛的人們。在世之人,背著愧疚,抵抗孤獨之痛。而這些也只有他自己清楚明白。

L,生命之環之迴轉,所有愛恨,你不用強求,也逃不掉,到某一點,卡上了,便是你,和他,或和她的,遭遇交錯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8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