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.Mar.2013 旺角深夜。

 

2013.03.25。周一。雨。涼。

L:

我曾經懷疑,是不是有那麼多事情要聊的。年經的我們就是在聊天,直至天黑,直至空氣彷彿塗上灰藍,直至微暖的日光來了。

******

這樣子終究不好。自從離開大學,媒體又不再是我的主職,過度到目前、早上九點必須展開工作的狀態。熬夜終究不好,體力大不如前。後來漸漸讓自己,早睡早起。就在別人還在熟睡的時候我會醒著,做自己的事。聽說四點起來的人很多。我多半五點多,六點。沒法子,每晚打工回家已累了,再虛耗再磨蹭也是徒然,索性倒頭便睡 ﹣﹣ 如果睡得著的話,把私人空檔調校到,與陽光冒起的相近步伐。

******

就總在旺角,它是來與往的中轉,見證間或過於慘綠的告白。當時不覺。因為世界就這麼多。後來彼此就不能聊到天涯海角的遠了。和所有人也不再像過往。

******

我常常想念彼此的話。尤其是,當我清楚知道,想念根本不能讓我返回往昔的時候。

彼此,再無話可說。

******

我還是覺得深夜的旺角,有一種,不致於如同白天那樣嘈吵的熱鬧。那是,神秘的躍動,深沉的呼吸。我有多久沒有踏進這樣子的國度呢。也許好久好久。

 

 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8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