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.Aug.2016 〈都是遠越於虛構的真實對話。〉

公開的書信,有執筆者的視點與取捨,有經過刻意安排、現實如尋常切片的場景,有突然闖進生活的、或過客或重要得命中不能失去的人,有被細緻描述的具體事物與深厚情感。而一切一切,尤其是收信者——那位被執筆者命名的角色——是否確實存在於世上。也許是有的,甚或,不只一個個體。

畢竟我們都是收信者。

很久以前去聽文學座談,下課後,匆匆忙忙,還穿著校服。活動完畢,冒昧跑到一位作家面前問,你筆下的書信文章,是真實的經歷還是虛假的情節。作家無話,沉默點頭,臉上有不能言喻的難堪表情。多年以後才覺後悔,問過,得到答案,但漸漸發現,真實與否,原來不那麼重要,無礙閱讀過程,無礙作為閱讀者如我對書信的入迷。

於我而言,書信,從初始到目前,所有所有,都是遠越於虛構的真實對話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晃蕩有時 2017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  所以學會了,盡量叫自己什麼都無所謂,才有足夠的力量抵得住,往後種種會發生的、意想不到的、內心感難過的事。而這些事,只有自己的內心,最清楚。

    ******
    大抵覺得並非兒戲,才感到艱難吧,猶如從離散中,獨力重新快樂起來一般艱難。我根本承受不了,但我無從跟你說明。我在不同的寫作場景給你不同的稱呼。無論我怎樣把你命名,其實沒有兩樣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