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.Sep.2016 吃的方法。

L:

午飯向來吃得隨便。寫字樓附近有一家麵店,我常去,純粹方便,外帶一碗麵就回去了。店小小的,坦白話,特色說不上,不過不失的食物,對我來說已算足夠。

店面貼了幾張褪色的剪報,寫某某女藝人喜歡到這裡吃麵。如今她都甚少在幕前了,舊報道彷彿是個暗暗的提醒,告訴大家這店亦曾風光過。其中一個顧店的女人,我常留意,因為她老是愁眉苦臉,並非一般的冷淡,而像是年月累積下來、畢生的疲累,我甚至,從來沒見她笑過。即使連一個微笑,都沒有。等候外賣時,我總是靜靜看著她的背影,如有抺揮之不去的陰霾。

走不到幾個舖位,有一家小餐廳,倒是截然不同。在某些事情上,我總是出奇地冷靜。相反別人不太在意的東西,我卻常常激動。譬如說,前陣子午飯,餐湯喝到底了,才發現一隻小蟑螂。叫店員來看,她連忙致歉,並說馬上換另一碗。我說,不用了,反而都喝完了,我只想告訴你們一聲,注意一下衛生。她還是不停道歉,頻頻追問我,還需要什麼嗎。我想了一下,實在說不出口「這頓飯你別收錢吧」。不曉得為什麼,我就是說不出口。也許覺得這麽一講,我語氣必定差。我不想。某回在九龍塘一家餐廳吃飯,一條跟手指一樣長的蜈蚣藏在沙拉裡,態度冷漠的店員只把盤子收了就算,我也不追究。在小餐廳裡,飯繼續吃,店員仍然不時來關心,連我也不好意思了,心想,好吧,我提個很港式的要求: 點個凍飲,你不要加我兩塊。我尚未開口,老闆娘親自端來一碗香濃的薑醋。

不是餐牌的菜。私伙的,大大的舊式瓦煲,放在收銀台。我吃了,老闆娘原本繃緊的表情,也放鬆了,開心了。

M.Y.
2016.09.12/ 12:00am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晃蕩有時 2017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  所以學會了,盡量叫自己什麼都無所謂,才有足夠的力量抵得住,往後種種會發生的、意想不到的、內心感難過的事。而這些事,只有自己的內心,最清楚。

    ******
    大抵覺得並非兒戲,才感到艱難吧,猶如從離散中,獨力重新快樂起來一般艱難。我根本承受不了,但我無從跟你說明。我在不同的寫作場景給你不同的稱呼。無論我怎樣把你命名,其實沒有兩樣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