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.Sep.2016 〈夜不過是夜。〉

L:

從漆黑深邃的夜醒來,四點五十一分。我知道只需坐著片刻,天空就會像調色盤一樣,造物者拿起顏料,說灰藍,就有灰藍。

想起白天他們講:妳可以做得更好。好一些。我預見另一個白天,接下來的每個白天,他們也會這樣說。日出,露出魚肚白,橘黃,像某個遠處,有人開了一盞獨一無二的燈。隱匿者提示,日復一日的來臨。

夜醒來,我也打開家裡的燈。腰板有點疼痛。即使再怎樣睡,還是那麼疼痛。造了許多夢,何其真實。坐巴士回家時,跟友在線上聊起幾個笑話。友回,好黑色幽默。因為當我說,接近等待救援,說,一定是我的生活出了問題,幾乎沒有人相信我。

在車上我別過臉,貼近窗邊流起淚來。腦海裡想到幾個笑話,所以我隨便說說。說完,連我也不禁發笑。

M.Y.
2016.09.13/ 05:47am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晃蕩有時 2017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  所以學會了,盡量叫自己什麼都無所謂,才有足夠的力量抵得住,往後種種會發生的、意想不到的、內心感難過的事。而這些事,只有自己的內心,最清楚。

    ******
    大抵覺得並非兒戲,才感到艱難吧,猶如從離散中,獨力重新快樂起來一般艱難。我根本承受不了,但我無從跟你說明。我在不同的寫作場景給你不同的稱呼。無論我怎樣把你命名,其實沒有兩樣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