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.Sep.2016 〈雜碎。〉

颱風很多。也許因為颱風關係,連番做了幾個怪夢,包括很久以前,不明所以地離我而去的人,忽然出現,跟我聊天。而我顯然不自在。並非所有事情都可以重來。在夢境裡,我都這麼跟自己說。

******

有人偷了我手機,換上自己殘舊老土的一支,放回我書包裡。他忘記刪掉檔案,本該剛好讓我識穿其真正身分。翻看檔案,發現裡面全是他寫的散文和詩。我就繼續用這支手機了。

醒來,他寫的每一個字,我都全然忘卻。

******

剛巧在大學辦點事,才第一回聽到原來有全校廣播,重覆預告八號颱風即將生效。從來沒聽過,感覺像不斷催促大家快回家。我神經過敏地,在電腦面前呯呯啪啪,速速寫完要寫的電郵。有人調侃: 廣播有錄下來嗎。每天入夜後狂播,提妳,別加班。

有如會考,臨尾還死要舉手加紙。

******

颱風天,中秋天。會議有一些。飯局有一些。席間國外來的出版社朋友,都是資深前輩了,笑說,我們快退休了,E,妳倒是最年輕了。我環顧看看,此刻年紀最小的確實是我。但我也再不年輕了。

2016.09.16/08:29am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晃蕩有時 2017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  所以學會了,盡量叫自己什麼都無所謂,才有足夠的力量抵得住,往後種種會發生的、意想不到的、內心感難過的事。而這些事,只有自己的內心,最清楚。

    ******
    大抵覺得並非兒戲,才感到艱難吧,猶如從離散中,獨力重新快樂起來一般艱難。我根本承受不了,但我無從跟你說明。我在不同的寫作場景給你不同的稱呼。無論我怎樣把你命名,其實沒有兩樣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 ﹠ Skype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