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.Sep.2016 那是一個夢。

fb_img_1474329911721

相對《海街女孩日記》,我覺得《比海還深》更好。前者溫婉,後者更透切。

其中一場,愛賭的阿部寬帶兒子去買彩票,本意是隨便玩玩,後來被前妻發現責怪,他半戲謔半認真的強調,那並非賭博,而是一個夢。電影裡掠過大大小小的夢,他與工作搭檔閒談過,年少時「我的志願」是什麼,問過愛打棒球的兒子長大後想做哪樣事情(而小孩是出乎他意料地回答:公務員)。有些夢是遙不可及的,有些是被社會和大人無形規範而成的,有些是轉眼數十年後全然忘卻的。彷彿大家都錯過了些什麼,失落了些什麼。

而他自己,大抵也有,至少有過。寫小說,得過獎,可惜後來再交不出作品,成了頹廢大叔,生活困窘,日復一日。幾乎每個角色都提過那位從沒現身、剛過世的父親。

生前常拿家裡物品去當押換錢,後來兒子有樣學樣,在老家悄悄東翻西翻,找到看似值錢的墨硯去賣。當舖老闆告訴他,其父曾經拿著他寫的小說,送予許多鄰居,又留過一冊初版在押店,重點是,他有信心將來定會升值。

不見得所有夢都可如願圓滿。就如他嘗試挽回婚姻但徒勞無功,就如倒楣到連房租也快要付不起,就如每晚窩在小房子裡,把有意思的隻字片言和靈感,都細細寫在便利貼上,老是打算放進下一部小說裡,而成書之日卻又似是遙遙無期。

然而,那個隱隱藏於心底的寫作追求,他最終發現,向來與他不和睦的父親,其實一直深深支持,默默保守。即使沒有成為當初自己想成為的人,即使 沒有當上別人眼中的英雄,我們也有生活下去的理由。

2016.09.20/ 08:07am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晃蕩有時 2017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  所以學會了,盡量叫自己什麼都無所謂,才有足夠的力量抵得住,往後種種會發生的、意想不到的、內心感難過的事。而這些事,只有自己的內心,最清楚。

    ******
    大抵覺得並非兒戲,才感到艱難吧,猶如從離散中,獨力重新快樂起來一般艱難。我根本承受不了,但我無從跟你說明。我在不同的寫作場景給你不同的稱呼。無論我怎樣把你命名,其實沒有兩樣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