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Dec.2019 片段。

L:

死在自己喜歡的地方的前提是,先得努力生活。

老同學說,我們這一代嘛,是鬥長命的。我們這一代,到底有什麼特質呢。據說比較愁善。可是,愁善有罪嗎,即使真的忍受不了,跑去死亦無罪可言。又或者,相對於上一代來說,比較捱不到苦。最近我開始明白,人生是有低潮的,低潮是,總有一些時間,你是無法前進,那就是所謂「瓶頸」了,每個人大同小異,譬如嚴重脫稿,因為寫不出來。又譬如,不外乎在工作上被欺負一下、留難一下。低潮時,也許程度會大一點;好像事事有一雙眼睛盯著你,讓你永遠無法完成你本來駕輕就熟的事兒。而我啊,就把空間用來滋養自己。

L,鬥長命,或者非關歲月的長短,而是意志的強弱。L,如果,你跟我一樣,意志有點薄弱,也請你,好好滋養自己。

**********

拿不定主意的事情,我會問去較親密的好朋友。問的方式,啥都不說,但請他或她先說聲「好」,他們多半都隨著我心意附和:好。

這樣聽到一聲好,我就去做了。而很大機會,他們最後都不知我做了什麼、想做什麼。L,絕大部分時候,你都不知道。

**********

時間它從沒跟我商量過,頭也不回,自顧自走了。

人一世物一世。第一次有人跟我講這話,是很多很多年前。薪水比現在還少。首回出遠門,經過入場費有點貴的博物館,同行的長輩問我去不去。我毫不猶豫點頭。我也不願他付錢。他說:「對啦,人一世物一世。」這話我記住了。

L ,多年以後才明白,「人一世物一世」之於我,是因爲我喜歡的東西,很少很少。一旦喜歡,就應該去做。因為我一輩子可以喜歡的事,就只這麼多。所以,做了,準沒錯的。

 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