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.Jul.2010 都是特別的孩子。

L:

也許過於急切要反映社會情況是嗎。《海洋天堂》裡,久不久就借角色的對白他們的口,生硬交代現實如社福問題,保障限制等;但有時,又未免太理想化,患病的父子倆,總遇見善心人,慷慨得難以置信。這些,無意間微微打破我對電影的投入感。突兀如果沒了,溫柔就更圓滿。

李連杰身患絕症,之於有孤獨症的兒子大福,一話一語固然溫柔;愛慕他的鄰居、朱媛媛演的柴姨,一舉一動,更是種恰好的婉約含蓄,如數女演員之優,她大概超於桂綸鎂。後者委實角色設計所限,無可發揮,也難怪。朱媛媛呢本來就有副特別臉容,時而豪邁時而細緻,彷彿柴姨本人就是她。

最近讀了一冊薄薄的簡體字小書。母親書寫,父親拍照,記下智障女兒克萊芒絲的事。《有我,你別怕》中所包含的情緒,遠比我想像中複雜。初見書,是用收縮膠封住的,就這樣拿著,誤以為書之重量定來自那澎拜的愛。文章短,很快讀完,落差來了,寫者母親,多麼誠實,著墨處,都充滿沉重的抱怨,譬如,久久不能原諒沒讓她做羊膜腔穿刺術的醫生;有育嬰院收留女兒時,她又亳不保留地表達了如釋重負的感覺。即使她偶爾會被孩子的幼嫰和稚氣所吸引卻很快,又反覆責問,到底是什麼使她自己落入了命運的黑洞裡。無非是個宣洩的出口。

但,都明白的。像克萊芒絲的母在二十二年後終於能回顧過去。憤慨和怨懟是真的,如同愛都是真的。喔對了 L,《海洋天堂》裡,我最喜歡的話,就是:「我是他爸,趕上了,沒辦法。可有些事,我還是想讓大福弄明白,要不我不放心。」無奈與牽掛,都在這。

Write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  • 【暗書 2019】是為起始、是為記、是為故事。

  • Message

  • Email。

    myelilau@hotmail.com
  • Archives

  • Meta

Categories